您的位置: 本溪资讯网 > 娱乐

女儿不幸煤气中毒身亡大爱父母捐女器官救5

发布时间:2019-09-13 22:55:42

女儿不幸煤气中毒身亡 大爱父母捐女器官救5亾

“圆圆虽然不在了,但她以另一种方式在五个人的身体里活着,我感到欣慰!”每当有人提起捐女儿器官的事,黄宏林虽然这样安慰自己,可总是忍不住掉泪。黄宏林、严玉芹是一对普通的农民夫妇。2012年1月26日,他们大学快毕业的女儿圆圆在深圳实习时煤气中毒。住院20多天后,当黄宏林、严玉芹得知女儿已没…

“圆圆虽然不在了,但她以另一种方式在五个人的身体里活着,我感到欣慰!”每当有人提起捐女儿器官的事,黄宏林虽然这样安慰自己,可总是忍不住掉泪。

黄宏林、严玉芹是一对普通的农民夫妇。2012年1月26日,他们大学快毕业的女儿圆圆在深圳实习时煤气中毒。住院20多天后,当黄宏林、严玉芹得知女儿已没有自主呼吸、无生还可能时,便向深圳红十字会提出捐献女儿的器官和遗体的申请。

黄宏林说,他是看到和女儿同在一间重症监护室的湖南小伙子痛苦无助的样子,才动了这个念头。

“湖南小伙双肾萎缩,但他心智清醒;那男孩也心地善良,他常常会朝我们看,有时候,一看到我们流眼泪,他也跟着流泪。他父亲总是拿着一沓催款单和一张病危通知书,成天以泪洗面。”黄宏林说。

男孩眼里流露出的无助和对生命的渴望,撞击着黄宏林本能的父爱!

2月12日,黄宏林在医院无意看到“捐赠器官”的海报,“当时我就想,能不能把女儿肾脏移植给那小伙子,让女儿的生命在别人身上延续?”在圆圆的生命渐渐消逝时,黄宏林说出了这个想法。于是,他找到深圳市红十字会,办理了捐献女儿肝脏、肾脏和眼角膜等5处活体器官的手续。成为深圳捐献活体多器官第一人。

“捐赠遗体的时候,我只提出把女儿的头发带回来,给她做个墓作纪念。”黄宏林说。

那一天,在深圳,黄圆圆多器官移植如期进行……黄宏林没去手术室,也没参加最后的遗体告别,因为他怕自己承受不了那撕心裂肺的时刻,他只是轻轻地抚摸着女儿的一对辫子....。.

2012年2月17日凌晨,黄圆圆的生命永远定格在20岁,而她捐献的活体器官帮助五个急需的病人获得新生。

为挽救女儿生命,黄宏林、严玉芹夫妇背负了7万多元的债务,面对好心人和社会各界捐赠的50多万元的善款,他们却选择靠自己的双手偿还医疗债务,将善款拿出来转捐给了更需要的人。截止目前,黄宏林夫妇已向当地4所中小学校捐赠5万元,资助200多名农村贫困学生;为村里的新农村建设捐款3万元;为本村“五保户”捐款1.5万元;为身患双肾萎缩症的高中学生夏佳佳捐款1万元……黄宏林有一个愿望,用剩下的善款创办一个帮扶基金,去帮助更多的困难群众。

熟悉黄宏林的人都知道,只要能够帮助别人,黄宏林总是伸出绵薄的手。2010年6月,养殖户周刚的资金出现周转困难,急需1万元钱购买鱼饲料。黄宏林听说后,主动找上门去,拿出准备给女儿上学的1万元学费,递到了周刚手里:“先拿着用吧,圆圆开学还有些日子。”那家那户有难事,他知晓了,总是第一个上门;青年劳力外出打工了,谁家卖粮、那家修房,只要哼一声,黄宏林立马就到;婆媳争吵,邻里纠纷,黄宏林总是去当和事佬。2012年5月,新社区规划建在黄宏林所在组,一户村民硬是不肯让出土地,黄宏林主动找上门去,用自家两亩熟地与这位村民交换,让社区建设正常运行。听说村里修路缺钱,他主动要求把社会各界的捐款拿出来。

人民、湖北、楚天金报等媒体对其事迹进行了报道,引起强烈反响。黄宏林、严玉芹夫妇被评为“2012感动深圳特别奉献奖”。


有赞微商城入驻要求
微信拼团怎么做
微信商城系统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