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本溪资讯网 > 健康

人道至尊第五百七十章言出法随

发布时间:2019-11-22 02:33:09

人道至尊 第五百七十章 言出法随

师不易狐疑万分,怎么看钟岳都是一副不怀好意的样子,他岂会这么好心助自己突破?

而且突破成神,为什么一定要去屠神?

屠神说起来简单,但哪尊神魔是省油的灯?师不易觉得自己十有八九屠神不成,反倒被神屠了。

“他说屠神是为了让我突破,其实我看不然。钟山氏被诸神逼迫,不得不前往昆族送死,这次多半是为了向那些神魔报仇。只是,我们会是神魔的对手吗?”

师不易心中惴惴不安,他虽然自视甚高,自诩不逊于任何神魔,自诩自己的资质还远在其他神魔之上,但是毕竟他还不是神魔,就算加上钟岳,恐怕也仅仅是给神魔送菜。

但是要他拒绝也万万不成,现在他的性命掌控在钟岳之手,钟岳现在和颜悦色,若是下一刻翻脸的话,那么他不但有苦头吃,恐怕也会在妖族面前丢尽脸面!

因此,他只能硬着头皮答应钟岳的“好意”,而且还要对钟岳“感恩戴德”。

“大狮子不用这么紧张。”

两人走出陷空圣城,钟岳看到师不易额头冷汗密布,安慰道:“这些神魔身受重创,被月神和孝芒老祖所伤,一时片刻间难以恢复。对付一尊有伤在身的神魔,没有那么困难。”

师不易心中暗暗腹诽:“那些神魔受伤是一年多前的事情好不好?现在就算没有彻底恢复,只怕也恢复得七七八八了!”

钟岳目光闪动,道:“不过他们被孝芒老祖和月神吓破了胆,躲藏了起来,倒是不太容易寻到他们……师不易,你消息灵通,是否知道那些神魔养伤的地点?”

师不易连连摇头。别说他不知道,就算知道,也不会告诉钟岳。

“西荒诸神倒是容易寻找,应该都在各自的神庙之中。看来。唯有先去一趟西荒!”

西荒。孝芒神庙。

诸多孝芒神族白袍祭祀恭恭敬敬跪在至高神庙前,等候孝芒老祖出关,这几日孝芒神庙中霞光万丈,神光缭绕。异香扑鼻,这是孝芒老祖夺舍成功。即将出关的征兆。

突然,至高神庙门户大开,风无忌一身黄衫。手撑雨伞,从至高神庙内徐徐走出。

“恭迎老祖宗出关!”

一众白袍祭祀面露喜色。纷纷跪拜,风无忌哈哈大笑:“老祖宗?孝芒老祖,已经被我吞噬了。哪里来的老祖宗?”

诸多白袍祭祀愕然,纷纷抬头看去。只见风无忌春光满面,突然大马金刀坐下,淡淡道:“不过我倒也可以做你们的老祖宗。从今日起。我便是无忌老祖,给我推到孝芒神族所有神像,包括孝芒老祖的神像,全部改成树立我的神像。从今之后,孝芒神族不再供奉其他神,只能供奉我!”

一位老祭祀勃然大怒,站起身来,怒喝道:“孝无忌,你大逆不道,谋杀祖宗……”

风无忌一指点去,那位老祭祀脑袋嘭的一声炸开,老祭祀的元神突然飞出,向外逃遁而去。

呼――

风无忌雨伞张开,轻轻合拢,那老祭祀的元神不由自主落入伞中,被炼化成灰。

其他白袍祭祀又惊又怒,当即有不少祭祀跪拜下来,磕头如蒜,叫道:“我等拜见无忌老祖!”

有几位白袍祭祀没有跪拜,纷纷呵斥,风无忌冷笑一声,屈指连弹,那几位白袍祭祀顿时头脑炸裂,死于非命。

“我连孝芒老祖也给炼死了,更何况你们?”

风无忌淡淡道:“有眼无珠,死有余辜!尔等下去,照我说的办。”

诸多白袍祭祀战战兢兢,连忙起身,呼唤孝芒神族的炼气士,大兴土木,将旧神像推倒打碎,竖起风无忌的神像,勒令所有族人膜拜,但有不从,直接斩杀!

孝芒神族中也有不少炼气士不服风无忌,都被血洗,无一幸免

。炼化他,能量足以能让我成神,而我只需要以战养战,靠战斗将这些能量吸收炼化,与强者一战,获得高境界的感悟,足以成神!”

风无忌雷厉风行,一统孝芒神族,成为神族至高存在,随即率领神族大军,攻向毕方神族,所向无敌,一日之间,便踏破各座毕方神庙,斩杀神灵,将毕方神族抓的抓杀的杀,推倒神像,立上自己的神像。

毕方神族是不逊于孝芒的大族,原本也有神明坐镇,只是毕方神女死在孝芒老祖手中,而今连毕方神庙都被推平,只剩下诸多毕方神族的强者逃遁而去。

风无忌连灭数个神族,将这些神族的神灵打散,杀掉祭祀者,将神灵炼化,展现出超绝的实力。

他自身也靠着与神灵的战斗,吸收更多孝芒老祖更多的能量,越来越强,终于,这一日风无忌率领孝芒神族和各族的大军来到鬼神族。

“威血神,出来吧!”

风无忌威风八面,冷冷的看向鬼神庙,淡淡道:“我知道你尚未死,苟延残喘躲在这里借助鬼神族的祭祀之力疗伤,不过今日,你的死期到了!”

鬼神庙中突然神威冲天而起,威能滔天,顿时方圆万里凄凄惨惨淡淡,愁云密布,那愁云乃是血云,好像是天空在流血。一尊恐怖的神魔从血海中冉冉站起身子,身体上血浆流淌却不流下,如同一个血巨人。

“孝无忌,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来惹我,惹我威神族。”

那尊血神双眸也是如同血浆组成,开口笑道:“你不过是孝芒老祖养的狗,孝芒老祖想吃就吃,谁给你这么大的胆子?你敢冒犯我,那么我便杀了你!”

呼――

漫天血海涌动。铺天盖地般涌来。风无忌麾下各族组成的杂牌军顿时祭起一件件神兵,布成一座座大阵,联手对抗。

却见那血海瞬息之间便将各族的大阵淹没,其中一座阵法运转涩滞。被血海入侵,只见鲜血从数万炼气士中流淌而过。待鲜血流完,那数万炼气士变成数万具枯骨,哗啦啦倒地。

“哈哈哈。正好我还有些伤势无法治愈,难得你送这些口粮过来助我疗伤。孝无忌。我倒不忍心杀了你呢!”威血神大笑道。

风无忌一伞张开,大伞高高飞起,越来越高越来越大。突然呼的一声将血海整个搬运起来,向伞中落去。甚至连血海中的威血神也被拉了起来,向伞中投去。

“你的法力怎么这么强横?”

威血神脸色微变,呵斥一声。主动投身到伞中,只见这大伞合拢,但是伞面顿时被鲜血染透,腐蚀,只剩下伞骨。

血海从伞骨内汩汩流出,威血神站在血海上刚刚逃出大伞的镇压,突然心中一凛,风无忌双掌狠狠轰在他的身上。

轰隆――

血海炸开,威血神肉身也被炸开,化作滚滚的鲜血四下流去。

“孝芒老祖那条老狗,已经被我炼化了。”

风无忌踏血而行,脚下血海涌动,突然身躯一摇,脖子处又长出两颗脑袋,盘獒的脑袋,看向两旁。

一头盘獒之首淡然道:“我需要你给我更大的压力,助我突破,修成元神纯阳!”

哗啦――

血海之中,威血神身躯再次形成,伸手一抓,一条条血龙在血海中翻江倒海,向风无忌冲去,笑道:“那么我成全你!你落入我的血河大阵中,是自寻死路,我便将你炼化,吞掉你的修为法力!”

一头头血龙四面八方冲击而来,风无忌站立不动,张口喝出一个简短的语音:“定!”

这种语言威血神也从未听闻过,很是古老,但声音之中却仿佛蕴藏着极为深奥可怕的神通。

风无忌这个字吐出,那些血龙顿时被定在半空之中,无法动弹。

威血神爆喝,血龙冲破束缚,向风无忌扑下。

“封!”

“雷!”

“斩!”

风无忌口中,一个又一个字吐出,顿时一条条血龙被封印,天雷从天而降,劈向血龙和威血神,又有莫名刀气陡起,斩杀血龙,甚至连威血神也不得不躲避,心中惊疑不定。

突然,威血神身躯向后一撞,引入空间之中,消失不见,只剩下血海滔天。这是鬼神族独有的法门,能够隐匿在空间之中,行暗杀之事。

风无忌言出法随,让他着实忌惮,因此不得不施展出鬼神族的拿手绝技,刺杀风无忌。

“天!”

风无忌低喝,身躯突然伟岸如天,身与天融,一只血手从空间中探出,狠狠抓在他的身上,从他身上划过,留下几道深深的血痕,却没能将他斩杀。

“言出法随不愧是顶尖的功法!”

风无忌哈哈大笑,身上的伤势立刻痊愈,他没有修成不死之身,不过孝芒老祖被炼化之后的能量实在庞大,蕴藏着无边的生机,只要不死,任何伤势都可以瞬间治愈!

风无忌再无任何顾忌,喝出一个“印”音,将威血神生生从空间中挤出,两人在半空中恶战不休,杀得天昏地暗。

“风无忌何时有这等实力了?”

千里之外,师不易化作原型,一头九头狮子,钟岳坐在狮子背上,遥遥看向这场战斗,脸色微变。

“钟老爷,现在的你,根本不是风无忌的对手,更别说屠神了!”师不易瓮声瓮气道。

钟岳抬头遥望,摇头道:“未必!风无忌的修为不稳,靠的是那一句句奇怪的语言,刨去这个,他对我来说不堪一击。”(未完待续。)

四川治疗前列腺炎方法
阜阳哪家医院治牛皮癣
南阳前列腺囊肿医院怎么治疗
武汉博仕医院秦国才
武汉市中心医院后湖院区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