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本溪资讯网 > 体育

长生两千年 第五十九章 君子之射

发布时间:2019-09-25 21:02:14

长生两千年 第五十九章 君子之射

端木赐要求推延一些时间再“指教”当然不是为了逃避,因为没有那个必要。他之所以会提出这个要求,是因为他不想仅仅只是单纯地反击而已,他还想多展示一些别的东西。

他想让那些学生们知道,在他年轻的时候,在他像那么大的时候,是怎么射箭的。

既然你们重视形式之美,那端木赐表示——我也重视。

在离开射箭馆之后,敬业的端木老师回到了文学院的办公室开始上班,然后认真地准备着第二天的课案,又依照惯例处理了几封五颜六色的情书。

苏舞雩冷着脸过来,“今天晚上的班会,203大阶梯教室,别忘了来。”说完,就头也不回的回到了自己的位置。

端木赐看着她婀娜的背影,觉得自己为某女老师“治病”的方案应该尽早的开始实施。

社交障碍症就社交障碍症嘛,装什么冰山?

不过今天晚上的班会还是要去的,毕竟现在才刚刚开学,有一个班会也是正常的。其实按照道理来说到现在才开班会或许已经是有些晚了,这不过,也没什么,总不是什么大事。

203阶梯大教室哦端木赐在心里默记。

楚心宿依旧是从电脑后面闪了一张脸出来,“端木,中午去喝两杯怎么样?”这厮一脸高兴样,大概是今天早上在上班路上拣着钱了。

端木赐摇摇头,“下次吧,我中午还有事。”

楚心宿“哦”了一声,又把脑袋闪回去了,也不知道他一天到晚的都在电脑后面干些啥。

邱笃礼依旧是埋头看书备课

……

……

中午午休时,端木赐谢绝了同办公室的另两位男老师一起吃饭的邀请,独自回了家,他要拿一些东西。

“还是很简陋啊。”端木赐摇摇头,心里有些无奈,“只能将就着用了。”

真是不合心意啊。

两个小时之后,端木赐又一次光临射箭馆,他将在这里彻底地慑服这些人。

许直对某老师的到来有些惊异,他原以为端木赐说的“下午再来”只是一个托词而已,其实不敢再来,但没想到他居然来了,还真是勇气可嘉啊。

“端木老师下午好。”射箭部的人还蛮懂礼貌。

端木赐笑着点头,然后将手里的u盘递给了其中的一个人,一会我开始要射箭的时候,你就把里面的曲子播出来。

放放歌?

你家射箭还要放歌?你以为射箭是跳舞?

许直又一次开心地笑了,他觉得某老师是自暴自弃了,所以他对着那个社员说,“就按端木老师说的办,你上去准备吧,别出错。”

“哦。”社员虽说是一头雾水,但既然老大都发话了,他还是很顺从地拿着u盘去了音响室。

端木赐站在上午时那几个社员射箭的地方。然后远视箭靶,看了一会,说,“太近了。”

就在许直等人还没有反应过来这句话是什么意思的时候,端木赐就已经转身后走,走了约有三四十步后停住,然后又看了看箭靶,感觉差不多了,于是点点头,“可以了。”

许直惊骇!

这端木老师是要站在那么远的地方射箭吗?离百步也差不多了啊!如果这都能射中,那岂不就是百步穿杨的降级版?

许直很怀疑某老师能不能射中箭靶,别箭箭脱靶就搞笑了。

难道是想虽败犹荣?

许直忽然间恍然大悟,明白了某老师为什么要这么做了!如果某老师站在和社员一样的射箭位置上,输了之后可就无话可说啊。但是如果某老师站在比社员的更远射箭,那就算输了也有借口啊!

而且就算自己阻拦也未必有用,因为某老师可以说自己不愿意“以大欺小”。

好深的心计啊

许直感觉遇上了一个“劲敌”,心生警惕。

端木赐当然不会想到自己身边有一个看宫斗剧看得走火入魔的学生在那里“想入非非”。他之所以选择在这么远的地方射箭是因为这里是自己的能力所在,而且他也的确不愿意“以大欺小”。

许直从身边递过一张弓,端木赐接过,试了一下弦,然后大喊,“升乐!”

大家一愣,旋即明白过来这是要音乐的意思,然后早在音响室里准备好的社员就把音乐调出来,播满了整间射箭馆。

这是一首古风的纯音乐,没有歌词,只有曲调。听起来似乎有琴、瑟、钟、鼓的声音,音律和谐,有绕梁之美。

端木赐忽然轻声吟诵——

“于以采苹,南涧之滨;于以采藻,于彼行潦。

于以盛之?维筐及筥;于以湘之?维錡及釜。

于以奠之?宗室牖下;谁其尸之?有齐季女。”

这是《诗经·采苹》。

许直根本听不懂这老师在说些什么,只是感觉很有韵律,很好听,大约是某个地方的方言吧许直在心里想。

他们当然不知道这是什么,这首曲子是《采苹》,是早在秦朝就已经失传了的曲子。《诗经》的每一首诗都是歌词,而曲谱却早已湮没在秦末阿房宫的那一场大火里,但还有一份隐形的曲谱,记在某人的脑子里。

射箭是有音律配合的,不合音律射出去的箭是不合礼的,大夫耻之!

周礼规定,射礼之乐,天子以《驺虞》作节,诸侯以《狸首》作节,卿大夫以《采苹》作节,士以《采蘩》作节,各依次序,无有侵犯!端木赐曾为鲁卫之相,属于卿大夫阶层,所以他用《采苹》。

古老的音律渐渐高昂,端木赐也随之而动。

端木赐一边听着耳边音律的节点,一边舒展长臂,开弓射箭,每一个细微的动作都合乎音律,动作与音律相协调,优美得像是一支舞。

站在旁边看他引弓射箭的许直等人早已经看得呆了,他们原以为自己宛如阅兵式一样的整齐动作就已经够美得了,没想到端木老师更狠,直接跟着音乐来射箭了,一下子就把他们秒杀成渣,在他们最自得的地方毫无疑问地击败了他们。

音乐渐渐到达尾声,端木赐手边的箭囊也空了。许直连忙跑过去看箭靶,他要亲眼目睹端木赐的成绩,看看是不是“中看不中用”!

“十环!十环!十环!”

许直颤抖着声音,不敢置信,可眼前的这三支正中靶心的箭,却在提醒他这是真的。

“拔箭!”端木赐忽然喊道。

许直愣愣地听从,从箭靶上把箭依次取出,然后站着不动了。

端木赐又换了一个箭囊,他取出一支搭在弦上,弓弦如满月,“白矢!”弦动,一支箭飞速而行,扎在了箭靶的红心上。

许直瞪大了眼睛看着箭靶,因为他发现端木老师的力道居然穿透了箭靶,箭簇穿透了靶背,露在外面。

好强的力道!许直目瞪口呆。

“拔箭!”端木赐的声音传来。

“哦、哦。”

端木赐在手上夹了四支箭,其中一支搭在弦上。在射出一支后,后面三支已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次迅速射出,四支箭,箭箭中的!

“参连。”端木赐轻声说。

许直这回依旧是目瞪口呆之余,却也没有忘了拔箭。

端木赐依旧是在手中夹了四支箭,在完成了“白矢”、“参连”的射术后,他将要展现另一个高难度的射术……井仪。

端木赐肘平而稳,眼睛注视箭靶,仿佛回到了当年追随夫子学六艺弓箭的日子,那时候站在自己身边的是颜回和子路,颜回体弱,总是射不中,夫子总是会好言安慰。而子路力大,射出去的箭时常会穿透箭靶,插在箭靶背后的地上,而每当这时候夫子总是会斥责子路,说“射不主皮。”即以射中为主,而不是射穿,这是礼射的标准。

子路桀骜,也不肯服输,说,“不贯不释。”即不射穿就不记入成绩,这也符合当时的射箭标准。所以子路时常把夫子气得跳脚。

但他们现在都不在了。

端木赐松手,连射三箭,箭箭中靶。

然后他又射了一箭,这一箭仿佛穿透了千年的历史呼啸而来,稳稳地扎在了箭靶上,与另外三支箭像一个“井”字一样排列有序。

射箭馆内喝彩连连。

……

……

ps:射者,仁之道也。射求正诸己,己正然后发,发而不中,则不怨胜己者,反求诸己而已矣。孔子曰:君子无所争,必也射乎!揖让而升,下而饮,其争也君子。孔子曰:射者何以射?何以听

长生两千年  第五十九章 君子之射

?循声而发,发而不失正鹄者,其唯贤者乎!若夫不肖之人,则彼将安能以中?

恭喜书友成为本书第一位护法!!撒花!!

感谢书友【楼兰调的慷慨打赏!!

求推荐票……

梧州治疗性功能障碍方法
梧州治疗性功能障碍费用
梧州治疗性功能障碍医院
梧州治疗阳痿方法
梧州治疗阳痿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