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本溪资讯网 > 美食

实体经济维稳当头股市动荡难撼复苏基础

发布时间:2019-11-27 02:23:02

实体经济“维稳”当头 股市动荡难撼复苏基础

“中国经济没有问题。”在股市动荡难安之际,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刘鹤在回答媒体有关中国经济形势方面的问题时,给出了这样的答案。

究竟有没有问题?还是要看数据说话。7月9日起,宏观经济数据陆续披露。率先披露的价格指数显示,6月份CPI(居民消费价格指数)同比增长1.4%,略高于市场预期,而PPI(生产价格指数)同比下降4.8%,已连续40个月同比负增长。数据反映经济弱势企稳,但仍未明显回升。

“从当前物价走势来看,当前经济仍然呈现有效需求不足,物价上涨动力不强,下半年通胀压力不大,货币政策仍有进一步放松的空间。”受访业内人士表示,不排除三季度稳增长政策继续加码。

7月8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确定,各级财政将已收回沉淀和违规资金2500多亿元,加快统筹用于急需领域;国务院将239亿元中央预算内投资存量资金调整用于在建重大项目;督促加快铁路、农村公路和重大水利等建设,保证完成全年目标等。积极财政政策逐步落实,有利于基建项目的落实,有助稳增长。

弱通胀留政策空间

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表示:“6月份CPI同比增长1.4%,略高于市场预期,主要受到食品价格特别是猪肉价格连续回升带动的影响。从上半年看,CPI累计同比上涨1.3%,低于全年3%的调控目标,物价呈现温和上涨态势。”

在他看来,深层次的原因还是全球经济增长乏力、国内需求动力不足所致。他预计下半年CPI将继续温和小幅上涨。

与CPI的稳健增长相比,PPI的持续收缩依然成为中国经济复苏乏力的重要信号。6月份PPI同比下降4.8%,已连续40个月同比负增长,并且降幅连续3个月扩大。温彬分析称,PPI持续负增长主要受全球大宗商品价格低迷与国内产能过剩行业去产能压力依然较大两方面因素影响。

由于希腊债务危机再次发酵并有退出欧元区风险。为此,温彬预计美元指数上升会进一步压低大宗商品价格。“下半年我国PPI负增长的态势不会改观。”他说。

“上半年经济继续下滑,货币保持定向宽松,但是货币发行量并未出现大幅上行,对CPI影响有限。”银河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潘向东对《中国经营报》表示,当前经济仍然呈现有效需求不足,猪肉蔬菜等价格均受到终端需求疲软的影响。加之投资不足,物价上涨动力不强。

因此,潘向东预计,下半年翘尾水平保持平稳,食品及非食品价格处于正常波动范围。“下半年可能会影响价格的两大因素是大宗商品尤其是石油价格的上行对物价的压力;其次是猪肉价格持续性上行带动物价上涨。”他称。

值得注意的是,商务部研究院重要商品预测中心7月10日发布了三季度城市家庭购买预期调查结果。调查显示:在对包括商品房、大型家电、保险消费以及汽车在内的19类耐用品的消费预期中,商品房和房屋租赁的价格已经连续3个季度上升。

“从目前来看,消费需求不旺,价格短期难以大幅回升,预计下半年通胀压力不大。”中信建投研究部专题组组长夏敏仁对分析称,“货币政策还有空间,预计未来还会出台降息降准举措。”

三季度回暖可期

“6月宏观数据将显示实体经济活动延续羸弱增长、生产面和需求面均乏善可陈。二季度实体经济虽然企稳、但并未有效回升,这迫使决策层继续加码宽松政策。”瑞银证券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汪涛发给的分析中称。

7月7日,央行在公开市场操作继续投放流动性。当天以利率招标方式开展了500亿元的逆回购操作,期限7天,中标利率2.5%,同时在公开市场进行了350亿元7天期逆回购操作,中标利率2.5%。

两天之后,7月9日央行以利率招标方式开展了350亿元的逆回购操作,期限为7天,中标利率2.5%。

“随着货币政策持续宽松以及央行继续投放流动性,短期利率或继续有所下行。”徐高称。

在货币政策保持温和扩张的同时,各种“稳增长”的政策投放也没有停下脚步。

7月7日,财政部发布的《关于做好2015年农田水利建设管理有关工作的通知》提到,做好2015年农田水利建设工作是贯彻落实中央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决策部署的重要举措。

7月7日,发改委发布关于切实做好《基础设施和公用事业特许经营管理办法》,要求通过特许经营拓宽投资渠道,吸引更多社会和民间投资参与重点建设。

回溯过去一个月中,国务院已经出台的“稳增长”政策包括:决定增加中央基建投资,积极筹划新兴产业、增强制造业核心竞争力、现代物流、城市轨道交通4类新的工程包,加快PPP和重点项目审批,统筹结余资金和结转资金用于重点建设,促进大众创业和创新,并制定了未来3年的棚改计划。

“随着地方财政边际上松绑、货币传导有所疏通,我们预计三季度环比增长势头有望更明显地回暖。”汪涛称。

“预计下半年外汇占款会继续呈现负增长,法定存款准备金率还有较大下降空间。鉴于货币政策传导机制还存在一些障碍,为了切实降低企业实际融资成本,仍有进一步降息可能。”温彬称。

汪涛同时指出,更值得关注的是一些务实、具体的措施加快推进PPP项目,包括发改委和财政部积极组织推广示范项目;鉴于现阶段民间资本缺乏参与动力,允许符合标准的地方融资平台、中央财政基金和国企作为社会资本方参与PPP项目;以及融资方面,国开行正加快发放PPP项目贷款,发改委也进一步松绑了企业债(城投债)发行规定等。

股市震荡影响有限

相比蹒跚复苏的实体经济,更引人关注的是资本市场上的风云变幻。来自光大证券统计数据显示,从今年6月中旬到7月8日,上证综指已经累计下跌了接近30%。中小板和创业板指数更是跌去了近40%。

股市大跌是否给中国宏观经济带来冲击?

“目前还未见到宏观经济受影响的迹象。”潘向东对称。

徐高也表示,股市震荡风险在金融体系内部的传染性,以及金融风险向实体经济的传导路径,估算了在极端情况下股市下跌可能对我国经济的影响。

“但估算结果表明,股市暴跌虽然会让经济增长略微减速,但由股市暴跌引发金融危机或经济危机的可能性极小。”徐高进一步解释称,在股市此番动荡中,融资盘处在核心位置。在过去大半个月,A股因为融资盘去杠杆和股指下跌的恶性循环而大幅走弱,总市值蒸发近20万亿元。

“我们估算,在非常极端的情况下——上证综指跌到2000点,融资盘一直不平仓——融资盘可能给券商带来约3千亿元的损失,给银行带来不超过4千亿元的损失。这一量级还不至于威胁到金融体系的系统稳定性。”徐高表示。“需要警惕的是,此次股市大跌后可能会引发金融活动趋向萎靡,最坏估计全社会GDP增速可能因此而损失0.6个百分点。”他表示。

“虽然过去三个季度中股票占比显着上升了约6个百分点,但其在居民金融财富中所占比重仍仅为20%,远小于占比54%的存款。如果再加上存量住房,股票占比将进一步降至12%~13%。此前股市大幅上涨,但消费增速并没有明显加快,因此相应地,股市大跌对居民消费的拖累可能也比较有限。”汪涛介绍,股市下跌虽然可能直接拖累金融业对GDP增速的拉动,但程度有限。去年7.4%的GDP增速中金融业拉动了0.7个百分点,今年一季度7%的GDP增速中,金融业拉动了1.3个百分点。

汪涛认为:“现在需要关注的是股市动荡在边际上给短期增长带来了下行风险。”目前,瑞银证券仍维持全年GDP增长6.8%的预测。

清史民国
跑步
兰州财经网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