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本溪资讯网 > 游戏

君临星空 第一百零一章 第三

发布时间:2019-09-24 15:25:28

君临星空 第一百零一章 第三

苏河市、汇万广场

君临星空  第一百零一章 第三

三楼肉蟹煲、略显僻静的角落座位。

“喂,你在想什么呢,这么出神。”张朦托着香腮,浅笑问道。那双白皙手掌,没染指甲油,却渲染出一股清新出尘的洁净。

韩东坐在对面,摇头道:“没什么。”

其实他在回忆。升学宴之时,钱高送给自己一张卡,乃是武者宏石送给自己的礼金,其内存有二十万华国币。

宏石向自己表达善意?

但经过上次的试探,他对宏石,实在没什么好感。

对侧。

张朦眨了眨眼睛,也没追问,好奇道:“韩东……你可是三品武术生哎,总不能选择江南学府的考古专业吧?”

她清楚韩东爱好古董文物的事儿。

尤其韩东展露出了武术的种种特殊之处,张朦愈发好奇,难道韩东准备一边习武,一边学习考古。

武术?学者?

练习武术与研究学问,差异太大。

韩东悠然道:“这倒没想过,开学后再考虑这些。对了,你报了江南学府的什么专业?”

倏然间,张朦抿了抿粉唇。

她瞪了一眼韩东,捋了两下披肩秀发,才气哼哼的回道:“太伤心了,你竟然不清楚我报考的专业,上次明明与你提过的呀。”

不知怎么地。

张朦有点小灰心,蓦然失落似得。

韩东皱了皱眉,回忆了一会儿,摇摇头:“不,你绝对没与我提过专业。我记忆力没那么差,不可能忘记。”

张朦闻言,心情莫名其妙的好转,扬着雪白脖颈:“会计专业。”

“恩,我记住了。”韩东点点头。

“哎,要不你也选会计专业,或许我们还能当上同班同学呢。”张朦心生兴致,凝视韩东。

“我再考虑考虑。”韩东敷衍道。

张朦撩开垂落脸蛋的黑发,浅浅一笑:“那你可要优先考虑会计专业哦,有你的大力帮助,我就可以横着走啦。”

莞尔浅笑,犹如清新烟花盛开眼前。

韩东看得一怔,没搭话,反而沉默了一下,恰好振动,正是钱高的。

“我接个。”

韩东道了一句,随后接起钱高的:“怎么了?”

钱高热情笑道:“兄弟,我们宏卢武馆新添了一批武术器械,问问你有没有兴趣,过来试试。”

武术器械?

转念一想,韩东便要拒绝。

自己体内力量高达三万斤,什么器械能扛得住?

钱高继续道:“你别急着拒绝。我估计你的实战经验不多,这批器械里有类似于橡胶子弹的弹射器械,可锻炼身体灵活性。”

话音落毕,韩东眼睛一亮。

自接触到武术世界后,他一直在想,何时可以不惧那些热武器枪械的威胁。而且宁墨离曾经有言,以其武力,不惧任何子弹。哪怕狙击枪穿甲弹也休想伤到丝毫。

“既然如此——”

韩东正待答应,却止住言语,脑海划过一道灵光。

钱高在那边追问:“兄弟,怎么样?来试试吗?”

“恩,我正在吃饭,稍后再给你回复。”韩东眯着眼睛,淡淡道了一句:“对了,上次还想请教你师尊宏石一些问题,他今天还在武馆吗?”

钱高笑道:“师尊不在,昨天便已离开苏河,似乎准备出远门。对了,这事还是师尊叮嘱我的,让我时常邀你来武馆。”

“好,我知道了。”韩东挂断。

由于警戒性较高,他隐约感到不同寻常的古怪。这世上真有这么巧合的事情……宁墨离刚刚离开苏河,宏石也要离开,准备出远门,更嘱托钱高联络自己。

出远门。

离开苏河市。

韩东瞳孔猛然缩紧,心间剧颤。

难道宏石想要趁此时机,对付自己,然后远离千里,躲避师尊宁墨离的怒火。

这绝非被迫害妄想症,乃是基于早前宏石的试探,以及钱高邀请的巧合,再加上自己飞快无比的练武进度……三者结合,便让韩东隐约感到来自暗处的恶意。

虽然没法确定,但多些谨慎与警惕,总归没错。

宁墨离也时常提醒自己切勿绝对相信任何人。太过信任的代价,往往惨重无比。

尤其是上次宏石的试探,更增添了韩东的怀疑。

“那么,假如我的猜测正确。”

“宏石想获得什么?不是金钱权势,也不是武术资源,定是因为我的练武进度太快,让他好奇,乃至贪婪。”

想到这里,韩东不由叹了口气。

正是因为灰白气流的缘故——

他才有凌驾极限之上的巨力,这已堪称惊世骇俗。

但自己仅能察觉到灰白气流的存在,并将其融入身体。甚至他都不知灰白气流到底是什么东西。

刹那间,韩东脑海闪过无数思绪。

坐在对侧的张朦,眨了眨眼睛,有点担心:“怎么啦,你脸色好难看,出了什么事吗?”

韩东摇摇头,皱眉沉吟。

张朦伸出芊芊玉指,递给韩东一片湿巾,轻声道:“你额头上有点冒汗,快擦擦。要是有事,你就先离开。”

“恩,我得先离开。”韩东吐了口气。

“到底出了什么事?”张朦一下子紧张起来,秀眸弥漫担忧,急声道:“我给我爸打,让他帮你?”

“不必。咱们下次再吃。”韩东起身离座。

哎!

张朦急了,清水般的脸蛋,略微泛红,连忙扯住韩东的衣袖:“你有没有把我当朋友,有什么困难,我们一起想办法。”

韩东敷衍道:“没什么困难。”

张朦瞪着清澈如若珍珠的秀眸,抿了抿粉唇:“你,你别骗我。你这样,我有点害怕。”

韩东一怔。

他看了看张朦,那纯净如雪的肌肤,泛着紧张的酡红,一双眸子弥漫着焦急忐忑,透露出关切神情。

“没事。”

韩东声音变得柔和,低笑道:“你且放心。只是可能有个跳梁小丑想要找麻烦,我自己便能妥善处理。”

“哦。”张朦松了口气。

直到此刻,她才反应过来自己正扯着韩东的衣袖,慌忙松开自己的柔嫩双手,垂下瑧首。

脸蛋升腾酡红,不敢直视。

当张朦再抬头,韩东已是大步流星的离开。

——

广场正门。

韩东给宁墨离打,却提示关机,发了数条,也犹如石沉大海般无有回复。

“可惜。”

“本想让师尊警告一下宏石。不管猜测是否为真,提早应对,免得真有万一。”

既然打不通宁墨离的,发也没回复,韩东索性压下心底忧虑,希望只是自己多虑,警惕心理太重。

但他认为,再怎么谨慎也不过分。

刚刚接触武术世界,正面击毙一只鬼怪,前途光明璀璨,自然要秉持精勇猛进的心念,践行如履薄冰的道路。

“先回家。”

韩东嘀咕了一声,准备打车。

蓦然间,微微一振,有一条陌生号码的未读信息,他点进去一看,瞳孔猛然缩紧。

信息简略:我想与你谈谈。要么来武馆,要么在你家。

该死!

真让自己给猜到了!

这条莫名其妙的短信,必定来自宏石……估计周围有人正在监视自己。看到自己突兀离开,宏石也着急,担心自己乘坐动车飞机离开苏河市,让他无从下手。

禁止人前暴露不可思议的武力,此乃铁则。

但武术世界,却没限定武者之间的争端搏杀。虽然武者间的恩怨,不可牵连身为普通人的亲朋好友,但这只是潜在规矩,即使犯了,也没什么惩罚。

短短瞬息,韩东思绪飞转。

目前有两条方案……其一便是联络上师尊。其二则是立即回家,带家人立即离开苏河市。

这一刻。

炎炎烈日之下,热风吹拂街道,宛若翻滚热浪,过往行人皆是匆匆,韩东则是站在广场正门口的旁侧,深思沉吟,心念电转。

“既然联络不上师尊,还是选择第二方案。”

“立即回家,订动车票,那宏石再怎么疯狂,也不敢在动车上光明正大的动手。”他转身打车,坐进出租车里,道了一句小区名字。

至于宏石的威胁,管他作甚。

危机临门,首先护好自己的家人,等宁墨离回到苏河市,必让宏石上天亦无路!

嗡嗡。

出租车穿梭车流之间,飞快无比。

时而刹车,时而加速,却晃动不了韩东那双冷静的目光。

面临突发事件,那历经宁墨离百般拷打磨砺的沉着从容,那面对鬼怪有条不紊的镇定底气,潜移默化,终究浮出,彰显韩东与以往相比的巨大变化。

这些转变,不经意间流露。

“快到了。”

韩东眯着眼睛,掏出,给妈妈打,却屡屡信号不通。而爸爸则正在通话中,暂时都联系不上。

“妈妈应该在睡午觉。”

“至于爸爸,也许正在商谈生意上的事情。”

韩东正暗暗忖度,却再次振颤了两下,屏幕闪烁,那陌生号码再次发来短信。

信息仍然简略:陈淑与韩茜在云通公园,韩闻志在XX饭店。

沉默。

死一般的沉默。

仿佛压抑厚重的乌云,骤然升腾天穹,遮盖一切和熙,渲染狂风暴雨的前兆。

“既然你想选第三方案,那我成全你。”

韩东坐在后座,脸庞缓缓抬起,闪过一丝狰狞与暴怒,眼底弥漫凛冽至深的杀机,再无掩饰,再不克制。

宛若一头蛮荒巨兽,睁开双眸,彻底苏醒。

此时此地。

出租们正在等红灯,外界炎热似火,车内却愣是弥漫寒意,仿佛除了空调吹出的冷风之外,还有另一抹凛凛寒霜。

“改一下地点,去宏石武馆。”韩东道。

“好,没问题。”那出租车司机爽快地答应了下来,心里美滋滋地盘算这样绕圈的路线,约能多挣二十华国币。

但不知怎么地。

他不由自主地挠了挠后背,觉得背脊有点发凉,好似回到了去年旅游动物园,隔着车窗观望野生老虎的滋味,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嗒。

韩东点击拨打,待到接通,那边传出沉稳的呼吸声音。他才淡淡道:“我们——宏卢武馆见。”

——

凌晨上架爆十更,扑街恳请一下首订……希望外站阅读的朋友,能来起点给一下首订,大约两块钱不到,上本武极经常爆发,但很少求过外站的订阅,可这次想试试,因为首订真的太重要了。

拜托。

真的拜托。

崇左男科
漯河男科医院
武汉治疗前列腺炎费用
怎么预约济南艾玛妇产医院
合肥康安癫痫病医院预约急诊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