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本溪资讯网 > 游戏

重生之封魔 第一百三十三章 姬芮破坏

发布时间:2019-09-13 19:07:01

重生之封魔 第一百三十三章 姬芮破坏

尹魔心瞬间呆住了,若是这样,那他如此支持苍月和任佑双修吧不是将魔域置于危险境地,将苍月置于危险境地吗?可是,任佑愿意和苍月双修到底是为了什么?仅仅是因为苍月长得像那个绯月,还是另有目的,或者他已经察觉到了什么?难道他已经觉察到魔印的存在?想到任佑很可能是利用苍月,很可能另有目的,尹魔心就揪心的疼痛,心思电转,他当下便沉下脸来,道:“我们去褚宇门!”话音落下便化作一团黑雾消失在原地。

同时萧筱和大日天子也化作一团黑雾消失。

“敬长辈茶!”

此番修仙礼按照最繁琐,最完整的礼仪进行了,凤颜岳眼睛都望直了,终于到了他认为最重要的环节,只要他接过苍月和任佑敬的茶,那他就是任佑的长辈,任佑就永远比他低一等…..这徒弟收得还真是值了。

凤颜岳脸上笑容都快要炸开来的盯着苍月手中的杯子,没等苍月地上便迫不及待的弯腰去接,可是未等他手接触到那杯子,便看见一个白衣女子,急速冲进大殿,大声喝道:“你们不能行双修之礼!”

苍月和任佑站起身,寻声看去,便看见一个长相甜美,身材纤细的女子的怒目看着自己,苍月不由蹙起眉头,这女子好面熟,在哪里见过?可是在哪里见过,自己又想不起来。

任佑冷下脸来,目光森然的盯着姬芮,周身气场瞬间冷到极点,四周的空气凝结,冻结成冰。

一边观礼的叶孤舟心头猛然一紧,这是任佑要发火的预兆,若今天不是他大喜的日子,若不是他穿着大红喜袍,此番姬芮恐怕已经是一具尸体了。毕竟是两万年前在一起玩的朋友,叶孤舟自然不想见到姬芮死在任佑手上,他忙走上前拦在姬芮和任佑中间,冲着姬芮嬉皮笑脸道:“姬芮,你怎么现在才到,任佑的双修礼都快礼成了,来来来,待会坐席的时候,咱两坐在一起”说话间便拦着姬芮往边上走。

“任佑,难道你不记得我姐姐吗?我姐姐为了受了两万多年的苦,到现在都被关在暗无天日的地牢里,你竟然现在要和另一个女子双修,你怎么对得起我姐姐!”姬芮眼中含泪

,控诉道。她说的全部都是事实,只是她姐姐是她自己关进地牢的,而若是任佑放弃眼前的这个女子,前去营救,救出来的将是易了容的自己。

叶孤舟拦着姬芮的手猛然一顿,不可思议的看向姬芮,两万多年前,他曾经听任佑提过,说他有一个心爱的女子,难道任佑口中心爱的女子是姬芮的姐姐,他当时也貌似听到过传闻说药王谷要和褚宇门联姻,选中的就是任佑,难道那不是传闻而是真的?

一提到这个,苍月忽然想起来,为何看姬芮这样眼熟,这个姬芮和自己在虚缈幻境看见的那个白衣女子有五成相像,可是苍月确定她并不是那白衣女子,那这个女子又说她姐姐,若说那白衣女子是这个姬芮的姐姐还像一些,可是她和死在任佑怀里的那个女子没有半分的相像,对,那女子已经死了,怎么可能被关在地牢里两万多年?

苍月不安的看向任佑,她知道任佑失去了记忆,她知道任佑或许属于另一个女子,她甚至觉得这份爱是自己偷来的,只因为自己长得像那个死去的女子,可是她爱任佑,她享受了任佑诸多宠爱,就像是中了毒,上了毒瘾一般,她怕失去,太怕失去……回想和任佑的种种,苍月甚至还偷偷的觉得,任佑或许是爱的就是自己,若不是爱一个人怎么会对那个人那般好。不管任佑此时是爱自己还是将自己当做影子,苍月都不愿意他受到那个姬芮的影响,离开自己,苍月不由上前拉了拉任佑的衣袖,声音有些发抖的唤道:“佑!”

任佑蹙紧的眉头瞬间舒展下来,握住苍月的手,接着冷冷对姬芮道:“姬芮,你今日若是来观礼的,就请站在观礼的地方,若不是来观礼的,就请离开,今日是我和苍月的大喜之日,我不希望见血!”

姬芮咬一咬牙,从衣袖里取了那条樱花吊坠项链,冷冷的看向任佑道:“你难道一点都不记得我姐姐了吗?你不记得这个你曾经送给我姐姐的定情信物了吗?”姬芮不能肯定这是不是定情信物,但是她还没来得及找到解药,只能用这个当年任佑紧握在手里的东西,碰一碰运气。

若说刚刚姬芮的话,让任佑有一点点的动容,此番拿出那樱花吊坠则是在任佑心头狠狠敲了一锤,似乎要敲醒任佑脑海中最尘封的记忆,任佑脑海中迅速闪过一个个画面,那个困扰他两万多年的模糊身影再次显现,那个樱花树下,那被拴着女子,那蹭蹭响的铁链,还有忽然便清楚的樱花项链,任佑脸色瞬间惨白,同时握着苍月的手析出汗来。

苍月察觉到了任佑的异样,心里更慌了,她两只手紧紧握着任佑的手,颤着声音道:“佑,她说的不是真的,你喜欢的女子已经死了,你相信我那女子真的死了,她说的不是真的!”

“好歹毒的女子,我姐姐明明为了任佑吃着苦,你却说诅咒她死了,你为了得到任佑还真是无不用其极,你这个恶毒卑鄙的女人!”姬芮忿恨的盯着苍月道。

“这项链你是哪里来的?”任佑没有理会苍月,也没有呵斥咒骂苍月的姬芮,而是冷冷的问道。

苍月整个人都僵住了,任佑似乎更加在乎那失去的记忆,那失去的女人…..

姬芮嘴角扬起了一丝几不可查的微笑,她赌赢了,任佑果然十分在乎姐姐,果然记得那个项链,她面子上依然表现出悲伤的神情,眼中包着一把泪道:“是姐姐的,当年你中了蛊毒,我们姐妹合力救你,只是救你的丹药缺少一种极为珍贵的材料,那种材料是药王谷老祖宗的陪葬品,在药王谷老祖宗的祖坟里,被上了诅咒,若想取得那材料,便要以牺牲自由,永世被关押在祖坟中为代价。我和姐姐进入祖坟才知道这件事,但是姐姐为了救你,甘愿牺牲自己万万年的自由,我怎么劝说都劝不住…..”说到这里姬芮挤出两行泪,声音带些颤抖的,继续道,“后来,她将那材料交在我的手里,让我对你隐瞒这件事,让我给你服用忘忧丹,让你忘了她……姐姐用她最后的力量,强行破坏祖坟机关,将我送了出去,我却因为那个诅咒永远关在祖坟的地牢里,而我也因为进入祖坟中了寒毒,这么长时间都不能离开药王谷,这件事是姐姐违反了药王谷的规定,不能声张,一旦声张,怕就算姐姐被救出来,我们姐妹两也没有活路,我偷偷的将这件事告诉了母亲、父亲。母亲和父亲两人拼尽全力想要将姐姐救出,结果……结果…….父亲和母亲双双死在了地牢前……”

姬芮说这话的时候,脑海中却呈现另一番景象,那便是当年姬瑶几次私闯禁地,夜探祖坟,被刚刚云游回药王谷的姬芮看见,姬芮跟踪姬瑶才发现原来任佑中了蛊毒半死不活的躺在床上,手上正拽着那根樱花吊坠项链,看见那好看的项链,姬芮心中满是嫉妒恨,她一把夺了那项链藏在了自己的空间戒指中,离开任佑的房间。

或许是姬瑶太关注任佑的蛊毒,并没有发现任佑手中一直握着的项链不见了,当然也没有发现****跟踪她的姬芮。

终于姬芮知道,原来解蛊毒的解药需要一位叫做阴虱草的草药,那味草药极为珍贵,是药王谷老祖的陪葬品,已经是干花模样,藏在老祖宗的棺木中,姬瑶夜探多次,才在那机关重重的祖坟里找到老祖宗的棺木,找到那阴虱草,就在姬瑶拿到那阴虱草的刹那,姬芮发动机关,然后佯装要救姬瑶出祖坟的模样,骗了姬瑶手中的阴虱草,同时对姬瑶撒了迷香粉,趁着姬瑶神志不清,提不起元力的当口,她在姬瑶口中塞了软骨丸,那是一种破坏灵根很厉害的一种毒药,没有解药,一旦服下,便会灵根尽断变成废人,可是姬芮仍旧不放心,谁叫她姐姐实力强横,比她的实力强很多呢?姬芮又取出事先准备好的玄铁铁链,拴着姬瑶的腿脚,手臂,最后一根穿过姬瑶的琵琶骨,就算姬瑶有通天的本事怕也施展不出了,可是她觉得姬瑶抢了她最珍视的东西,就算这样对待姬瑶她依然觉得不解恨,于是她一脚将她踢进祖坟的地牢,不过将她踢进地牢,并且将姬瑶身上的铁链拴在了地牢里,让她永世出不了地牢。

姬芮带着阴虱草出了祖坟,原本她是打算编一套谎言来诓诓任佑,谁知姬瑶一早给任佑服了忘忧丹,真是天助她也,她以为任佑忘了姬瑶,凭借她是任佑的救命恩人,她就可以和任佑重新开始,她就能和任佑在一起,不想在发动祖坟机关的时候,她也中了寒毒,不能离开药王谷,而任佑蛊毒解除后,执意要离开药王谷。这不是她能阻拦的,她想要得到任佑的心,就只能放他离开。

任佑一走就是两百多年,而她治疗寒毒,在药王谷一待就是两百多年,这两百多年任佑一次都没有回来看过她,反而爹爹和母亲却发现了自己关押姐姐的蛛丝马迹,那天父亲和母亲一起出现在地牢,父亲怒视自己,一副要杀了自己模样,母亲则是抱着姐姐哭个不停,姬芮顿时觉得心里拔凉拔凉的,从小到大,因为自己的资质不如姐姐,父亲和母亲从来都只关心姐姐,不关心她,什么好东西都会首先想到自己,就连自己喜欢的男人,父亲和母亲也要她让给姐姐,这实在是太可恨,于是她对父亲和母亲起了杀心,若是在外面,想要杀死药王谷的谷主和谷主夫人,她还要花许多心思,但是那里是地牢,那个她进出无数次,已经将里面机关摸透的地牢,姬芮利用父母对自己毫无防备之心,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上演了一出认错的苦肉计,趁着父母疏忽之际,引发机关,父母亲身边瞬间竖起四面墙,将父母亲牢牢困在里面,然后从墙面上射出无数支毒剑,使得父母亲万箭穿心而死。

当任佑两百多年都不曾来看过她,她便知道不管怎么样她都走不进任佑心里,既然只有姐姐能够走进任佑的心里,那么她就变成姐姐,变成那个能够走进任佑心里的女人,所以她寒毒好了,也没有去找任佑,所以她开始筹备变成姐姐,毫无破绽的变成姐姐。

姬芮的思绪回到现在,她闭了闭眼睛,她为了得到任佑她已经付出太多,她不能失败,不论如何,她都不能失败,于是姬芮更加悲切道:“对不起,是我不好,是我对不起姐姐,任佑你现在实力强了,你能不能看在曾经和我姐姐相爱的份上,去救救我姐姐,就当是还我们姐妹的救命之恩,就当还姐姐对你的一片痴心,对了,忘忧丹有解药的,就在药王谷,你同我回去,我给你解药,我给你解药好不好?”

苍月只感觉脑子“轰――”的一声炸开了,搅成了一团浆糊,无法思考,她一把扯掉头上的红盖头,满脸泪痕的祈求任佑道:“不要去,不要相信她,不要和她去药王谷好不好?不要去……”

“你这个歹毒的女人,我姐姐危在旦夕,你却自私的想要困住任佑,你是何居心?”姬芮冲着苍月怒吼道。

苍月一下子愣住了,她自己也知道这样做不对,这样做很卑鄙,但是今天是她的双修礼啊!今天是她期待很久的双修礼啊!全修仙界的人都看着,所有人都盯着她,可是,她的新郎就要不要她了,他的新郎为了别的女人就要不要她了。

PS今天太忙,只能一更了,错字也没时间改,明天再改,纠结的朋友可以明天晚上看(*^__^*)(未完待续。)

儿童健脾胃的药排行榜
精神焦虑抑郁消化不良大便干
老人夜尿增多治疗
冠心病的检查手段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